当前位置首页 >> 独夫民贼 >> 正文

扫堂腿裁判沙普龙:后悔扫堂腿行为,它毁了我的职业生涯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2-16

扫堂腿裁判沙普龙:后悔扫堂腿行为,它毁了我的职业生涯

10月31日讯 上赛季在法甲上演扫堂腿的裁判沙普龙,近日接受了《队报》的采访。在访谈中他回归了上赛季的争议。

问:为什么要写《最终自由》这本书?

沙普龙:这是一个巨大的成熟,大家总是在谈裁判执法的问题,但我们裁判自己却谈得不多。大家都对裁判有所幻想。

问:你打算去解决那些问题吗?

沙普龙: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在观察一个系统。当然,很多人会说,之前的事情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但我不想过多地谈,因为一名当值主裁,通常都是永久地沉默的。

问:你在书里写过一句话:一名裁判总是要闭嘴并屈服。你想说的是这个点吗?

沙普龙:还有更多。闭嘴意味着这是你必须在规则里去承担的。屈服指的是一种规矩,因为如果你去解释之前的事情,你去否认之前的行为,那你就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你没有权利去表达一个和裁判委员会意见完全不符的意见。当你是一名裁判的时候,你会闭嘴,然后去接受所有事情。

问:谈回那场让你出名的比赛(巴黎VS南特),在那场比赛中,你被南特后卫迭戈-卡洛斯绊倒,之后你声称他是有意绊倒你的,你这样说是人真的吗?

沙普龙:我真的没这样说过。我说的是,这是一次意外,我和他的碰撞是偶然的,但他把我撞到后,态度确实很滑稽的。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街头,那可能会有其他的行为发生在我身上。

问:那样的话,你还是会给他一脚吗?

沙普龙:不,我会去避免……如果在街头绊倒人,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说“不好意思”,这是很正常的,尤其是当这些情景都是意外,是无意的。

我只会跟南特方面道歉,我之前做出了扫堂腿的动作,但我从没收到过他对我的道歉。我知道这件事是一次意外,但当我看一下那名后卫的行为时,我觉得他此前至少应该给我道个歉。

你们也都知道,我是从来没有恶意的。我在生活中唯一打架还是在我12岁的那一年,我用拳头揍了一个侮辱了我的男孩。

问:但结果是,巴黎VS南特这场比赛,成为了你执法生涯的最后一次表演。

沙普龙:我本想以另一种方式结束我的执法生涯。我很后悔我的这个行为,因为它毁了我的职业生涯,并且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人。我是最受影响的,我的家人、孩子和朋友也都受到了影响。

如今,如果我们犯了错误的话,我们需要去承担,并且避免再次犯错。贵州癫痫医院电话武汉哪家医院羊癫疯好郑州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